2014年10月10日 星期五

轉貼 : 為甚麼對掌權者這麼寬容?~ aukalun

自從在 blog友月巴 (可惜現在已經私有化 ) 的 blog 中接觸 "主場博客"後, 每天都會追著看, 尤其喜歡區家麟的文章, 這是最新的一篇與大家分享 :

為甚麼對掌權者這麼寬容?~ aukalun


"這一天的新聞,我想起了台灣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的話︰「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什麼社會?

所謂談判,本來無期望,但政府單方面擱置,連「訓話」學生也不做,在在顯示,過去幾天的「籌備」,全屬拖延策略。

林鄭說對話沒有「前設」,但政府自己就設了兩「原則」。(人大框架/佔路與普選分開處理。)

掌權者叫人「袋住先」,卻不肯「傾住先」。

林鄭說,對話要有成果才結束佔領,「恐怕只是將市民的福祉作為對話的籌碼」;政府一路拖延時間,連一丁點歉意、一丁點善意都不見,恐怕是政府把市民的福祉作為籌碼。

林鄭說,學聯的態度,「不符合政治的倫理」。

政府一路說「有商有量」,卻從未商量已落閘,假諮詢,扭曲法律條文,這又是甚麼政治倫理。
立法會大會,建制派聯手以「危險」為名,不肯召開會議;轉身就到齊會議廳搶奪委員會主席職位,說謊而面不改容,是甚麼政治倫理?

功能組別繼續存在,搶佔眾多委員會主席去做,又是甚麼倫理?

建制派聲言要用特權法查佔中三子,特權法用作監督政府與權貴,立法會建制派想把「尚方寶劍」對準平民,這是甚麼政治倫理?

這幫人,無力檢視自己的齷齪,把一切歸咎「外國勢力」。

還有梁振英的五千萬。

梁振英收了UGL半億,就當梁振英收的錢真的是「黃金握手」,為何不主動公布;就當你應承過話幫人做顧問最後乜都無做過,為何不一早中止合約?

從政的人,理應要求更高,理當要「白過白紙」,為何不開誠布公,省卻麻煩?

這筆秘密交易,債權銀行不知,託管人安永不知,小股東不知,自己公司其他股東及主席知不知也成疑問。如此袋袋平安,又是甚麼倫理,誠信何存?

賺了錢就要交稅,一句「問過會計師唔使交」就搪塞過去,這又是甚麼倫理?

掌權者視民如屁,卻有很多人自視屁民,加入權貴行列,把槍口對準弱者,對掌握者萬分包容。

這兩天的發展,清晰可見,有一股勢力,不想見到事態緩和,不想嘗試任何轉機。

正如「佔中十子」之一邵家臻透露,根據組織者多次與政府斡旋的經驗,每當現曙光時事情就會出現「V型」反彈,質疑是否背後真正「揸庄」的勢力在操控「揸庄」的,一襟掣,又要轉。

林鄭被問到會否武力清場,竟說「……並不存在由我作為一個局外人,可以對他們的執法行動作出任何指指點點。」

局外人(!)。理論上是政府第二把交椅,林鄭說自己是「局外人」。

那麼,這個梁振英集團的「局內人」,又是何許人?根據練乙錚的分析,不是中聯辦、不是傳統港共、不是公務員,而是梁振英及其智囊團,特別指政府內部的中央政策組及其背後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

練乙錚︰「……這部分梁派人馬的極端主義意識形態,早在政府內外廣為人知,最近更增聘了一批大陸來的黨國主義者當研究員。……為他撰寫鎮壓 playbook 的,捨此其誰。」

走進金鐘佔領區內,你會看到,抗爭,已成為生活。

沒有太多人叫口號,也沒有人在乎「人數」,總之,大家就坐著、躺著。

沒有談判,也不需要提出甚麼訴求。





9 則留言:

  1. 十分同意.......
    聘了一批大陸來的黨國主義者當研究員 - so horrible....

    回覆刪除
    回覆
    1. ::kk3082 共產黨係無所不用其極.

      刪除
  2. 你睇下幾黑暗..........果班建制派......

    【佔中即時】(18:00) 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下午大部份時間討論是否引用權力及特權法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佔中。泛民及建制派希望調查的方向大不相同,經民聯林健鋒動議調查「佔中」,包括佔領道路示威者;黃毓民則動議調查警方處理示威者手法,包括旺角集會衝突事件。

    最後黃毓民的動議以36票反對遭否決,而林健鋒的動議則在35票支持、26票反對的情況下獲通過,在10月29日立法會大會上將可以動議辯論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佔中參與者和組織者。

    回覆刪除
    回覆
    1. 嗰班健制派枉叫做「人」。

      刪除
  3. 哈哈, 我竟然榜上有名........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係喎,可以post去 house news bloggers。>:)

      刪除
    2. 嘻嘻, 你唔覺得好有"主場博客"風咩!

      刪除
  4. 五十年不變, 五年比多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十七年係覺得俾多咗而家咪唔俾囉。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