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4日 星期五

無題 ~ 一段 Whats App

自從雨傘運動開展以來很多 FB 出現了一股 unfriend 潮, 估不到我沒有 FB 但都應該給人 unfriend, 那些還是幾十年的朋友, 交情非淺, 運動開始不久他們開始討論, 從來我沒有插咀, 因為在這大是大非的事上我是絕無妥協之處, 免得開聲破壞彼此交情, 但最後還是忍不住, 以下是我們的對話 :

A : 有外國居留權, 孩子現在在外國.
B : 外國回流, 孩子也是在外國.
C : 一家在外國除了丈夫在港.
D : 居住香港, 曾經在國內讀書.
N : 我

A : 佔中已變質, 失控 ! 香港命運 ? 那些講民主的人一點也不民主, 只有他們的民主.

D : 各位, 不知道大家有冇偶爾下班去金鐘站場, 每年六四帶著平靜的心在維園坐一下呢?

A : 抱歉 ! 未有.
      我在金鐘返工, 那天由金鐘行去中環很不是味兒, 警察是維持秩序, 若不能發揮功能, 不能被信任, 那會是甚麼社會 ?

D : 從五四開始伸延到六四再到一四, 總有一些人為公義, 為良知站出來做一些別人認為是無聊 搞事的事, 但我們往往在歷史改革的過程中享受著他們付出的成果.
     或者我們有時在月旦這些人之前, 需要稍為脫離抽象的心靈活動, 實際投入當下之中, 你當會有另一番體會和看法.
     問題的根本是甚麼事和誰逼到港人佔中 ? 是背信棄義的中央和特區政府. 當當權者百般扭曲, 指黑為白, 還厚顏掩蓋的時候, 大部分平民只能選擇沉默忍受, 但總有小部分人敢於出來發聲表達. 變質的是政府, 50年不變是虛話, 只17年而已, 香港為政者已急於拋棄香港的核心價值, 向貪污腐敗弄權弄假的方向靠攏.
      佔中是很無奈和悲哀的舉措, 狼英用的手法是於頭兩天警察用高壓手段, 繼而以黑打白製造  混亂, 然後放軟手腳讓民眾自己鬥爭, 然後再出來說警察執法不了.........警察是被為政者犧牲尊嚴的一群.

A : 我明白也相信事實, 我們教會也有牧師, 傳道人及很多青年參加. 但現在大部分復課了, 學生比較單純, 熱血, 不計代價. 但政治是很複雜的行動, 他們的口號也可能是拾人牙慧. 如果我相信有公義的主, 衪讓日頭照好人也照壞人, 應珍惜光陰作可作的事, 讓主去開路.
      我相信每人都有優勝的地方, 發揮其特性就是. 不是每個人都要投放所有精力於政治, 世界本就是有罪的奴隸, 不會驚奇.

B : 不站邊.

A : 事情無絕對, 但做每件事都有風險評估, 贏面有多大 ? 可否輸得起 ?

B : A你是否偶爾經過金鐘上班 ?

A : 怎麼偶爾經過, 天天都要返工.

N : 回歸十七年, 社會的不公平, 政府與議會的不公義, 千二人選的特首, 二十萬選民控制了議會 的多數, 如果袋住先, 將來由提委會選出的特首, 挾住假普選那把尚方寶劍, 推廿三條又得, 再推國教仲得.
      點解要提委會選, 千二人唔代表我, 問吓而家世紀大貪案裡面嗰班人有幾多張票 ? 佢地選出 既人係維護既得利益者.
      你可以唔支持呢個運動, 但請不要危言聳聽, 有時間去吓金鐘, 如果覺得污糟唔坐企吓都好,去睇吓係點 ?
      我個女 29 號後出咗去幾晚, 我擔心但我知一定要 support, 佢唔係喺外國, 香港既將來係佢地, 唔同喺外國隔岸觀火, 不痛不癢.
      不過我知道無論這場運動怎樣落幕, 政府都是大輸家, 因為它輸了八十後, 九十後甚至千禧後的人心.

A : N, 我明白學生的堅持, 明天看看談判有甚麼結果 ? 但我不以厚望.

D : N, delighted to read your point and fully agree.

B : Very interesting.

N : 多謝 D, 在這個是非黑白混淆不清, 語言偽術多於一切既年代, 我 appreciate 我的孩子能夠分清是非黑白.

D : 我有去站場支持, 我個女比我去的更多, 她在中環上班也受塞車之苦, 但晚上下班還是去支 持; (她告訴我催淚氣體的味道就像一次過吃十管 washabi), 不為甚麼只為一點公義, 一點良知, 身為香港人再沒有其他對話的辦法, 用行動捍衛一些核心價值而已.
      這些身體力行的事情不是用輕輕飄忽的 interesting 就可以帶過的. 我講的"偶爾"不是說我不 在那邊上班, 反正不影響我的正常生活, 有空就隨便去去的風涼話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們有一顆心, 那怕偶爾抽空去支持一下, 所以不用轉彎抹角揶揄. "不站邊" 的立場已很鮮明, "站牆頭" 的方法從來最穩當.
     人有各自不同的價值觀和取向, 你可以不痛不癢, 也可以不支持, 但也請別鞭撻一些有熱血付出的人, 說不定那天我們翹起二郎腿, 啃著別人付出而帶給大家的成果,
    A.明天的談判政府已預設前題, 一定不會有啥結果, 從來社會運動的結果都不會在一時三刻可體現出來的.

B : 對不起, 用詞不當.

A : 每個人都有其價值觀有其理想, 看到不公義會抱不平. 然而這個公義是否真的公義, 對為兩   餐只求生活的人可能不公義, 對服從上級的警察可能更不公義, 人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微塵, 梁英這一群豺狼只是人類歷史中的一丁點, 人性問題, 有真普選就能解決嗎 ?怒氣與鬥爭只會撕裂社會, 破壞關係. 看泰國也是一人一票, 也可以買票貪污, 佔中開始一星期已勝利了, 全世界都支持, 但見好就要收, 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 大陸十三億人, 絕不會讓步, 它怎樣管治. 我不想看到香港沒落, 無政府狀態.
我不激, 但我真的擔心.
B, 我明白你只想緩和氣氛.

D : 一人一票不會解決全部問題, 但起碼我們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來作出選擇, 最重要的是真正 民選出來的人( 不管好壞) 都得接受選民, 傳媒, 反對黨監察. 但內定出來的, 一黨專政的, 誰監察誰就給抓, 死了連家人都不知.
美國, 台灣, 泰國這些民主國家很多時都一團糟, 但當有為政者做錯大事的時候都要下台, 換人 繼續.
我們講的是一個機制, 有制衡力的選舉機制. 為兩餐求生活的人所受不公義對待不是幾天的塞路上班, 開的士困難, 而是官商勾結, 現在更甚. 是誰把地價樓價推高, 你多開幾更的士都買不到樓, 這就是真正的不公義, 不是塞路十天八天的事情, 這些人塞路就是希望幫大家要求一個開明的政府, 不要一個出賣港人利益的特首, 是大是大非的問題. 為什麼我們認命只有爛政府和無政府狀態兩個選擇, 為什麼不能有一個自選的領導人和政府.
本來基本法就講好的, 只是17年來不斷用語言偽術一路改動收窄空間, 為政者言而無信靠籠絡既得利益者護航, 這是撕裂社會的根源.

A : 我可以為香港做的就只有祈禱, 我相信祂永不睡覺也不打盹.

N : 自己香港自己救, 我地唔會聽到陳日君樞機和朱耀明牧師講佢地禱告咗啲乜, 但係會聽到陳 茂波老婆講得出"跪在十架前,為敵人祈禱四十天", 教徒好人的大有人在, 但係更多人本著耶穌之名,喪失思考,是非不分,虛偽地以為活出耶穌的愛.

然後差不多一星期沒有音訊, 這算不算 unfriend !
   






16 則留言:

  1. 嘿,直頭unfriend咗,你講到人地信仰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係覺得佢地逃避,總之發生甚麼都是神的旨意,喂,個世界唔係咁既喎,凡事都係要爭取。

      刪除
    2. 雖然我都覺得係逃避, 佰係可能佢地見過神蹟, 或者相信神蹟呢... >:)
      宗教呢樣野, 真係唔講得笑, 一雖然心裏唔buy某啲宗教, 但反對朋友的宗教, 肯定反面呢!!

      刪除
    3. 我唔係有心話佢, 啱啱睇咗篇文章, 覺得有幾句幾好用咪寫出黎,
      已經有句 "教徒好人的大有人在", 但係佢要揀 "但係更多人本著耶穌之名,喪失思考,是非不分,虛偽地以為活出耶穌的愛" 對號入座都冇辦法 :(

      刪除
  2. 已前一男子當只係行會召集人, 范太都話佢係塘邊鶴, 大碌柱都用一舗清袋去形容佢, 咁就知佢真係神台貓屎. 時移勢易, 所為勝者為王, 想做官嘅都收哂口, 阿爺可能鍾意呢舊貓屎夠臭, 比佢上位做吳三桂, 實行下新移民政策, 用新香港人去香港人, 過多十年廿載, 施行左傾政策喺所謂民意方面, 通過方便得多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佢而家咪"以德報怨"咁話,俾個荷蘭水蓋阿大碌柱,咁阿大碌柱就似隻狗咁幫佢亂咁吠。
      其實過多十年廿載就算冇篩選個個候選人都係狼英啦,過多卅幾年都一國一制啦。可悲!

      刪除
    2. 嘻嘻大小姐, 移民可能是唯一出路 ^^

      刪除
    3. 嘻嘻,唔駛啦,2047年睇怕我都做緊生意,轉咗行賣蛋囉 =))

      刪除
  3. 路人:你咁話人地宗教,我都OUT你啦!面對教徒,僧侶,一定唔可以直指佢地信衆盲目。就好似有人話佔中者系受人蒙蔽一樣。我建議你主動道歉!我覺得民主就系要比機會大家講自己想講,做自己想做。如果,有人嘅自由侵犯咗别人嘅自由,就算系犯咗錯,應該道歉,認罪,受罸。佔中系犯法行為,侵犯咗別人選擇,使用嘅自由!所以,參與者已經承諾在警方清場時,不反抗,任垃任鎖。呢種亦系對政府不滿嘅表態。大家都系香港人,唔好自相殘殺!能夠溝通嘅~溝通多D,邀請佢嚟金鐘睇吓大家點樣去爭取。我地堅持繼續,就系想叫醒多D人。加油啦;-)

    回覆刪除
  4. friend~~尚能unfriend
    如果是屋企人就大鑊~
    我老豆+大妹是絕對反佔中~二妹是中立但偏向反佔中~~全都是跟我相反意見~
    有一晚食飯(佔領頭幾日)就講呢個話題~激動言論開始出現~
    我只好即刻截住「得~唔洗再講~你愈講愈激動~話題終止~以後唔準再講呢個話題~轉台~食飯唔好睇cctvb新聞」
    於是呢幾個星期我地就唔再討論~再討論落去我既唔會講得服佢地相反亦然~

    回覆刪除
    回覆
    1. 初時我都費事搭咀, 怕一搭咀就好似撩交嗌, 只係到我覺得你可以唔支持甚至反對, 但係唔好口口聲聱話搞亂香港, 六四後佢地已經選擇棄船, 拎住外國護照喺香港搵錢, 佢地梗係想喺度搵多幾年就散水話之你有冇民主.

      刪除
    2. 果d人猛話佔中影響香港國際聲譽阻人搵食云云~我覺得是提高才對吧!! 世界上有邊個國家可以咁和平示威!
      讚都讚唔徹啦! 透過呢件事可以話俾其他人聽香港人=/=大陸人!

      刪除
    3. 睇吓尋晚啲藍絲帶既行為, 邊啲人擾亂香港秩序一目了然, 但係警方仲要包庇呢啲人,可恥 !

      刪除
  5. 呢排唔會搵反佔中人食飯,費事勞氣,自己都 unfriend 咗個朋友,道不同!同意D同你所講,講得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時真係唔想同佢地講咁多, 唔明白在香港受教育, 佢地點解要選擇97 移民? 就係對一國兩制唔信任, 但在今次大是大非既事件上毫無立場不在講, 仲要話搞亂佢地既生活, 所以頂住唔出聲唔得.

      刪除